…县城差生”的我做对了什么黄韬杜克考研出国留学_网易订阅(差生有未来吗)缩略图

…县城差生”的我做对了什么黄韬杜克考研出国留学_网易订阅(差生有未来吗)

一个“学渣”,距离北大、哈佛和杜克的距离有多远?
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叫作黄韬,出生在安徽省合肥一个大家可能都没听过的县级市,巢湖。
18岁那年,被亲友叫了六七年“学渣”的他,考上了当地的一所普通二本。就在所有人认为“黄韬的人生就此定格”时,他却又以专业第二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,而后成功申请上了哈佛大学的法学硕士,在经历了一年高强度的留学经历后,黄韬决定继续深造,拿下了全美top10的杜克大学博士offer,现如今是香港城市大学的助理教授。

黄韬的家庭并不富裕,出国留学的费用一半靠借,一半靠奖学金和兼职。在香港城市大学官网公开了他的求学经历后,所有人都惊呼他是“专升天”的奇迹代表,小红书上甚至称他的人生“惊天地泣鬼神”,但只有他自己清楚,这一路走来有多不容易。
有努力也有运气的眷顾,从资源匮乏地区走出来、二本院校考出来的黄韬,太知道信息、视野与方法的重要性,所以今天,他想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大家听——勇敢拼,向前闯,人生任何时候都不会定格。

前段时间,「小镇做题家」火上热搜,黄韬也将过往经历往这个名词里套了套,发现之前的他,根本称不上「小镇做题家」,“因为人家大多都成绩很好,而我却是实打实的‘差生’”。

黄韬上学比较早,高一结束时同龄人基本上16岁,而他才勉强13岁。一个小学刚毕业的年纪,却不得不去思考文理分科该如何选择的复杂问题,实在是有些头疼。
更可况黄韬父母的学历都只到初二,并不能给予他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,加之小镇信息闭塞,黄韬也无法参考其他人的规划,在那个仍坚信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的时代,他稀里糊涂地选择了理科。
事实证明,黄韬的选择是错的。
因为并不擅长理科,他的高中三年过得非常痛苦。为了走过那座炼狱般的独木桥,他不得不过上了早上5、6点起床,凌晨12点睡觉,除了吃饭以外大多时间都在学习的日子。
然而选择错了方向,就像一艘逆着风浪在大海上航行的船只,再努力也只能是事倍功半。
高考成绩出来后,黄韬的父母很失望,530多分在安徽这个高考大省只能读一个普通的二本,最终他与第一志愿的安徽大学失之交臂、被调剂到了巢湖学院的计算机专业。

本以为高考完就解脱了,谁曾想往后的大学四年,才叫「暗无天日」。
那段时间,父母时不时地叹气,亲戚冷不丁地嘲讽,压得黄韬喘不过气来,“谁家的小谁考了985,人家之前还不如你呢”“你家孩子再差能差得过我儿子的那个二本吗”….
在长期的否定和批判面前,黄韬变得越来越自卑,也越来越沉默。与此同时,他也意识到,改变别人不如改变自己,如果自己站在山顶,又怎会在意山脚的闲言碎语。
大学的前两年,黄韬过得浑浑噩噩,一方面急切的想要改变现状:那时的他,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尽快走出他生活了18年的小地方,去大城市看看,但另一方面却不知道从何做起:在一个四线小城的二本学校,信息闭塞,周围人也大多是混完本科四年拿到毕业证的态度。

但好在,黄韬遇到了网络的普及。如果你要问他逆袭的最大外力是什么,那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是互联网。
“以前生活在巢湖时,因为没有网络,信息非常匮乏,很多想看的课外书都买不到,教育资源十分贫乏,即便老师讲的不一定都对,但学生却只能照单全收,长此以往,很容易陷入一个信息闭塞的恶性循环,在这种情况,人根本无法做出全面的选择。
但拥有互联网之后,世界就变了个模样。虽然网络容易让人沉迷与堕落,但不得不承认,网络盛行的时代,每个人都能去搜寻、获取任何自己想要的信息。”

通过网络,黄韬查询到了考研的相关信息。大三的他下定决心考研,为了“屏蔽”室友刷剧的嘈杂和玩游戏的嚷闹,他选择外出租房备考,但随之而来的,却是数不尽的孤独。
在这样一所普通的大学里,没人理解黄韬的努力,更何况他还是跨专业考研,想摆脱计算机专业,还想冲刺最高 。所有人都在嘲笑他的痴心妄想,等待着成绩出来时看笑话。
同样得益于网络,黄韬在一些论坛里找了很多志同道合的“研友”,虽然身边几乎没有和他考同档次学校的同学,但论坛上却有无数朝着清北梦校前进的“网友”,虽然未曾谋面,但他们却每天都互相激励对方,还时常一起讨论考研的题目。

就这样复习了半年后,黄韬突然发现很多“研友”提出的问题,他都能立刻回答上来,甚至是别人算了好几遍都出不来结果的题,他也都能给出答案。
“至少我在考研论坛里算是复习得比较好的吧。”这种想法给了他自信,让他坚定地选择了报考北京大学。

到现在,黄韬还记得2010年,北大法律硕士一共招了100多人,而他是以总分第二的成绩考进去的。
黄韬的考研成绩单
从巢湖学院到北京大学,从计算机专业到法律专业,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,黄韬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做到了。
之所以选择法律专业,并不是头脑一热的一时兴起,而是长达数月的深思熟虑。
“在选专业之前,我首先排除掉了一切自己不喜欢且不擅长的领域,比如说所有必须考数学的专业我都不会涉足,其次去思考自己的核心竞争力,即一个学过理科,但喜欢文科的人。所以我很明确自己未来要学的是文科却非纯文,且具有一定理科逻辑思维的专业。在经过两个多月的信息搜索、整合与对比后,我决定选择法律专业。”
北京大学法学院一角
这次,黄韬的小船终于行驶在了顺着风浪的大海上。
在北大读研的日子,让他终于看见了人生的光亮,法律这门学科充满着魅力,既有形式逻辑之美、也有洞察人性之美。学习法律的过程,也是重新审视自我,审视世界的过程。
三年的读研时光转瞬即逝,在北大的最后一年,黄韬和所有学生一样,都面临着一个无法逃避的分叉口,那就是毕业后究竟是就业还是继续读书。
他深知法律这门学科,是越学越深、越学越倍感自身的无知与局限的,所以他还是抱有继续深造的念头,而这时有朋友建议他出国留学,让他别困在一处,勇敢走出去,学习研究国外的法律体系。

坦白讲,黄韬很心动,但同时也很犹豫,毕竟出国读硕博需要花很大一笔钱,而在国内几乎没什么开销,博士甚至还有补贴。而且他们家是工薪家庭,父母都是小镇上事业单位的职工,收入只够一家人吃喝,靠家里给的钱出国留学显然有些不现实,想要出国,还是得靠自己。
虽然和朋友聊天中黄韬得知,在国外读博是有奖学金可以拿的,而且这笔钱几乎可以覆盖掉大部分学费,但因为出国读书要准备的材料比较多,留学还需要语言成绩,时间过于紧张,于是他决定先为自己奔波了十多年的生活按下暂停键,跑去考了个公务员,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准备留学相关的考试与申请。

之所以选择美国,是因为法律专业同学圈子很重要,在国内那么多优秀法学生都不约而同选择了出国,而大部分人的目的地都是美国。
2015年的哈佛法学院ll.m.在大陆招收了10人左右,黄韬有幸成了那十分之一。
从国内顶尖 ,到美国顶尖高校,除了努力外,他想这里边有很大的运气成分,美国高校一般都喜欢有特殊经历的学生,其他被录取的不是应届生就是顶尖律所的律师,而他,恰好是从一个普通二本走到北大,再从政府机关出走,一心想做学术的申请者
…县城差生”的我做对了什么黄韬杜克考研出国留学_网易订阅(差生有未来吗)插图

在哈佛读ll.m.的这一年,黄韬的眼界再次被打开,他不甘心学术生涯到硕士终止,于是2017年,他顺利前往美国杜克大学攻读法学博士学位,研究方向为宪法和网络法。

事后黄韬算了笔账,在哈佛读硕士的一年加上在杜克读博的四年,他差不多花了80万人民币,家里连凑带借凑了50万,用于他在哈佛的学费和生活费,博士期间,他就没有再问家里要过钱了,四年靠着奖学金和兼职赚的钱,成功在杜克大学读完了博士。
黄韬的杜克学位证
现在可能还是有很多人会将“出国留学”和“家里有钱”画上等号,虽然黄韬身边的很多同学,确实都是中产起步,但他不是。“当你想要留学时,钱往往是最容易解决的事,比钱更难的,是决心”。
和大多数留学生一样,为了省钱,留学期间的黄韬几乎顿顿自己做饭,下馆子和点外卖在他这儿几乎不存在。还记得学校里每周有一天学术研讨会,因为免费提供午餐,他差不多周周都去“蹭饭”。
留学的日子虽然过得比较苦,却是黄韬做过最不后悔的决定,只读了一年的哈佛硕士,学习的强度和质量也丝毫不比北大三年小,他很庆幸当初选择了出国深造,正是因为留学的机会,让他感受到了中美高等教育的差距,也让他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。
黄韬镜头下的哈佛
“我的人生没有被定格在高考出成绩的那一刻,那么你的人生也可以。”
“如果你的出身和我差不多,你需要做的,就是尽可能去克服环境的限制。”
在哈佛和杜克,像黄韬这样普通出身的学生其实并不多,有很多都是初高中就上了名校,父母中至少有一方是高知教授,而他通过网络的辅助,成为了他们的同学,和他们站在了同一起跑线。
黄韬镜头下的哈佛
直到现在,黄韬依旧非常坚信,:“只要网络利用得好,它就能成为拉近城乡与阶级差距的工具”。
与此同时,黄韬也希望大家能够意识到:“无论是在克服环境限制还是追寻某个目标时,是人就会或多或少经历失败的滋味,但不要因为失败而自责,因为努力也不一定就能成功,但那并不只是你的错,就像硕士之前的我”。
“就拿高考来说,影响分数的还有家庭稳定和睦程度、父母经济实力和受教育程度、所读中学的教学质量、学籍在河南山东还是北京上海、临场运气甚至是天生的智商等等。
而努力只是众多因素中的一个,并且,努力的重要性被严重夸大了”。
香港城市大学官网里的黄韬首页
黄韬现在其实很反感一种倾向——
把成功归因于努力、把失败归咎于不努力。
“这不是说否定努力的重要性,勤奋上进当然是好的,但是过于强调努力的重要性有时候会弊大于利,因为它会让结果道德化。”
“理由很简单,因为勤奋努力是个人能控制、能改变的,而家庭出身、成长环境这些‘投胎’的因素是个人没法改变的。”
“所以如果认为努力大于一切,那么成绩好的学生就会享受所有的赞誉并产生道德优越感,认为现在拥有的一切,都是自己得来的结果,而没考好的差生则要背负很大的道德压力和自卑感,‘都怪自己努力不够’”。

“如果认为努力只是一方面,成绩和成功受很多不可控因素的影响,那么我们或许就会对“学霸”多一些理性认识、对“差生”也多一份宽容。”
当然,黄韬并不是在否定优绩主义,他甚至认为这种以一个人的成绩为标准来分配社会资源的方法,是历史的重大进步,因为像他们这样的普通人也能靠自身的努力去拿到名校offer,大厂offer,但请不要把一个人的不成功仅仅归结为他的「不努力」。
在采访的最后,黄韬告诉主页君:
当老师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,当初出国也是为了能将在国外学习到的知识带回国内。
虽然黄老师在文中提到了中美高等教育的差距,但那些差距在他看来,就是自己继续前行的动力之一。
非常感谢黄韬接受insight视界的采访

本文系原创文章发布,作者:阿美,当地出稿比较慢的美女。欢迎分享到朋友圈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,insight视界 诚意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