遍地研究生,想去体制内!_双非_硕士_工作(遍地研究生)缩略图

遍地研究生,想去体制内!_双非_硕士_工作(遍地研究生)

原标题:遍地研究生,想去体制内!

来源:雷叔写故事(id:raistlin2017)

作者:小林

01

有句话很伤人:“中国正在催生一批高学历穷人”。

为此,南风窗采访了三位不得志的硕士毕业生。

其中一位姑娘,本科在双一流大学读,后来去山西某双非院校读研,专业是人文地理学。

毕业时,父母推荐了法院书记员的工作,但她很苦恼,因为这份工作就是在法庭上打字,什么人都可以做。

只是她一直没考上。

这份她没考上、但人人都可以做的工作是怎么样的呢?

网上有相似的。不久前,江苏全省法院招聘聘用制书记员656人,学历要求是专科及以上。

初步筛选后的竞争比大致是6:1,接下来的初试肯定不轻松,结果还没出来,不过我们可以结合过往信息推测一下学历分布。

江苏法院现有7324名聘用制书记员,本科及以上学历占到了64.9%。

想必里面包括干了很久的大专学历的老员工,所以可以推测, 近年来被聘用的本科以上学历的书记员占比会远远超过六成。

学人文地理学专业的姑娘她当然会苦恼,自己读到了硕士,阅读过多少学术专著,写过多少论文。

可成为一个打工人后,全部价值在于能不能打字100字/分钟,正确率95%以上。

最后每月到手三四千。

可要成为这样一位打工人的关键在于,挤掉差不多学历的同龄人。

这么一来她的世界观自然被挑战了。

南风窗报道她,既为了说说硕士难找工作的事,也为了报道另一个现象:

很多人会去比本科层次差的学校读研。

经济观察报报道过,一些北大、复旦等名校本科生,选择去 广州大学深造。

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每年接受的双一流高校学生推免比例,达到三四成。

同时,双非高校的考研报名人数大幅增长。

2022年西藏民族大学(位于陕西咸阳)考研报名人数暴涨123.2%,江西农业大学猛增80%,湖南工商大学猛增72%,都远远高于著名大学的报名人数增长率。

双非高校已经成为考研香饽饽,为此,陕西理工大学一年前就说要紧抓机遇,提升内涵。

为什么大家开始热衷于去双非高校读研了呢?

因为形势严峻。

文凭社会里,大家主动或被动地都在为学历镀金,以致于考研的人实在太多了。

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是1076万人,考研报名457万人,二者的比例接近2:1。

我算了算,这个数据在五年前是3.96:1,在十年前是4.12:1。

毕业就考研,和毕业就失业一样,已成为近几年一股显而易见的趋势。

一些人想轻松一点,把目光放到了推免保研上。

这方面的数据也很夸张。

近两年北京大学的保研比例创下了历史新高,在55%左右。

像中国科学技术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、南京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,过去五年的保研率提高了10%以上。

但推免比例上升的速率,跑不过考研人数增加的速度。实际上,这不过是意味着名校考研难度又上了一个台阶。

没想到,头部名校的此种做法,还被双非院校仿效。

山东财经大学2022年推免名额为163人,较2021年增加40人。

江苏大学2022年推免数量为293人,较2021年增加50人。

缺乏论文的学生这时候发现,名校的考研保研路已经堵死了,双非院校的保研之路也够呛的。

那么不如转换思路,通过考试去双非院校寻找自己的广阔天空,毕竟自己曾经也算会做题。

他们还会发现,虽然双非硕士在一二线城市竞争力不高,但是在三四五线城市前途可观。

农发行是三大政策性银行之一,它的湖北分行在2022年进行了
遍地研究生,想去体制内!_双非_硕士_工作(遍地研究生)插图
校园招聘,竞争比远没有当地公务员考试夸张。

你看,不少金融双非硕士拿到了岗位。

从生活幸福感而言,双非硕士在当地政策性银行谋得一份稳定工作,都不比在大城市里挤地铁差。

总之,不管是名校还是双非院校都在被热抢。

除此之外,考研之路上没什么其他选择了。

不考行嘛? 不考的话,可能本科毕业即失业。

考研本身就是在推迟求职时间, 考上的话,即使研究生失业,也可以尝试灵活就业。

既然如此,试一试呗。

反正每两个毕业生里就有一个会考研。

输了,大不了重头再来。

02

硕士毕业意味着你有了文凭,并不意味着你能拿到工作机会。

很多人会继续进入白热化竞争领域,比如考编。

在这里说说考编的一个重头戏——考教师编制。

光是教师有寒暑假这点,就足以吸引大量学子前去应聘,数据显示,“中国专任教师总量从2012年的1462.9万人增长到2021年的1844.4万人。”

十年来,教师总数增幅26%,或许并不是算迅猛。

但为此做出的铺垫才是惊人的:

十年来教师资格考试报名人数由17.2万人次跃升到1144.2万人次。

教师资格证报考人数增长超65倍,对于考生来说,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,因为未来求职中的对手会很多。

另一个不好的消息是,这些手握教资证去应聘教师编制的人,一个比一个简历优秀。

我们也写过,比如这份2020年深圳市南山外国语学校(集团)的拟聘名单。

大部分教师从清华、北大等名校毕业,教师的学位不是硕士就是博士。

还可以看到,来自于哥伦比亚大学的硕士,教小学英语;来自北大的博士,教初中数学。

北大硕士教初中道德与法治,清华硕士教小学信息技术,清华硕士教小学美术。

深圳市南山外国语学校(集团)旗下的南外高级中学公布过教师的本科信息与荣誉奖项。

有人是清北本硕连读,有人是清华硕博连读。

有人是ai独角兽企业联合创始人,有人拥有发明实用新型专利,有人参与编辑高中地理教材,有人拥有多篇核心期刊文章。

荣誉奖项个个出挑,看了不禁令人怀疑,这是在选青年杰出科学家吗?

当然不是,这就是在招高中老师,甚至是在招初中、小学老师。

广州的情况也旗鼓相当。

去年5月份,广州25所中小学招聘203名编制内教师,结果近九成的教师是硕士或博士。

白云区的招聘里,已经明确博士起步,其中两名博士需要去教非热频的心理课。

长沙作为中部城市,也在奋勇追赶。

招聘编制内教师177人,要求是“双一流”高校硕士,国外就读的,大学必须排在世界前100。

当我们打开职位表,可以发现“双一流”高校硕士将要教授小学体育。

网上热议纷纷,一 名校硕博士去教中小学课程,这有必要吗?单纯是为了教育情怀吗?

或许因为对方给的实在不少吧。

深圳中小学的待遇,知乎有人算了算,可以达到一年二三十万。

这个数据我没有考证过,如果属实,算是不低了。

而且,现在一些地方以好客见长。

鄂尔多斯多所学校,以年薪60万元招聘清北毕业生,豪言“我们财政负担得起”。

薪酬是鄂尔多斯中小学措施的一部分,在招聘启事里,他们还承诺服务满十年后,还能享受对应的住房优惠政策。

那么,让清北博士去教小学初中是不是浪费人才?

这个问题上,要谈施展才能的前提是,谈谈博士们平日里会遇到怎么样的招聘启事。

2018年,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援引中青报的报道:

“中国天眼”难觅才俊,10万元年薪难觅驻地科研人才。

网友追问,年薪是不是少写了一个零。

蓝鲸财经回复:“没少。”并加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符号。

蓝鲸财经后续报道这份科技工作的实际是:

“税后到手五千多一些”。

还有最近敦煌研究院的难处。

他们招专业人才,给了编制,要求是双一流和八大美院毕业的考古硕士研究生,年龄在35岁以下。

结果招不到人,因为地处大西北,薪资3000元。

不过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,这个待遇在文博行业中不算低,肯定不是垫底,

既然去当专业技术人才那么辛苦,为什么不能选择待遇好一点的教师编制做贡献呢?

体面的生活和一定的假期,甚至丰厚的薪酬,越来越成为年轻人保护自己的资本了。

毕竟编制内没有职场“35岁中年危机”。

或者换个角度看,学子们涌入考教师编的大军,不过是为了说明:

知识可以有价,或者无价,但不能廉价。

03

对于大学毕业生而言,除了读研、考编以外,还有一个好去处,那就是考公务员。

你会发现身边总有一两个人不是考了公务员,就是在考的路上。

很多关于考公的段子并非没有根据。

国考的参考人数近几年保持在百万的级别上。

根据新京报的图表信息,竞争压力曾经可以大到9837人争抢一个岗位。

根据网易文创的数据显示,广东省的国考报考热度远远超过了山东,南方的浙江、湖北、云南、贵州的报考热度也超过了北方许多地区。

除了国考,现在一些省考也在上演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的场面,比如河南的平均竞争比为73:1,云南是98:1。

五年前的情况相对好一些,河南是52:1,云南是75.7:1。

但也只是“相对”。

优秀人才扎堆考进体制内,已经是不争的事实,更何况他们哪里都可能去,包括三四线城市。

浙江理工大学的硕士郝治伟在国际顶尖学术期刊《nature》正刊上,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了文章。

对于任何硕博士来说,这都预示着光明的学术前途。

导师也多次建议他在学术道路上好好走下去,可郝治伟最后还是回到了家乡安徽宿州。

在这个四线城市里,他考了当地经开区的一个管理工作,同批被录用的有5名本科生。

示范效应很强烈,跟着干的人不少。

许多高薪的程序员在见识到了社会的毒打后,就走上了这条路。

编程社区网站github上,一份针对程序员的考公指南在几天内就收获了上万星标。

“程序员怎么转行公务员”已经成为了各大网站的热门话题,还被开发出了各类收费教程。

于是每一个职位都开始紧俏,每一场考试都是挤独木桥,考公越来越内卷。

那些一时抢不到入场券的人,另辟蹊径。

有人愿意去殡仪馆上班,半夜坚守岗位,因为有了五险一金,让他们在相亲时倍有面子;

有人考进畜牧站,给老乡的鸡、鸭、羊看病,因为有了五险一金,让他们在相亲时倍有面子。

这才是扎根现实的梦想,值得被复制和推广。

紧跟着,一组很有特色的现象产生了:

“月入3万,不如回家考公务员。”

“在各行各业当螺丝钉,不如回家考公务员。”

“想为自己的孕期买单,就回家考公务员。”

一切的热闹好像真应征了那句话——

宇宙的尽头是编制,编制的尽头是公务员。

04

最近两个月,“小镇做题家”成为网络热词,紧跟着也有一段话很流行:

我生在大山,你生在罗马;

你说你一步步走得“辛苦”,却不知,我一笔一划都在抗衡自己的苦难。

站在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大城市,我不感谢那堆积如山的题海,只感谢那个淌过题海的自己。

这段话让我很感伤,但我始终知道时代就是如此:

学历在过剩,人才在过剩,打工人更在过剩。

这一切的源头是:你不干有的是人干。

让你自愿降薪不就是为了你好吗?

只给你800元工资不就是为了你好吗?

经济不景气,这些发生在企业里的情况想必不会少。

既然你卷我、我卷你地互相伤害着,不如去稳定的岗位卷一卷,谁怕谁。

何况到了稳定的岗位,并不一定需要卷。

不是说不能创业,不能去小厂,我们自然鼓励每个人为梦想而努力,但同时不妨看看社会经验丰富的人他们怎么做。

有句烂大街的至理名言是:

如果不能赚到什么钱,那就尽量不亏钱,少折腾。

另外,在难免不焦虑的今天,我补上一句:

相信明天会更好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