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你会花钱给自己买“学习氛围”吗app赶作业考研_网易订阅(你会给我花钱吗)缩略图

…你会花钱给自己买“学习氛围”吗app赶作业考研_网易订阅(你会给我花钱吗)

  最近几天,年度大片《开学》的预告片《赶作业》,正在杭州的中小学生中上映。他们有的相约图书馆、星巴克、肯德基,有的则在虚拟世界或视频连麦“肝作业”。后者,可能是70后、80后甚至是许多90后在学生时代不曾有过的学习场景。
  这些赶作业的同学,和其他奋战四六级、考研、考公、考证的大学生、上班族一起,聚集在了杭州乃至全国最大的自习室:云自习室。
  学习的姿势有多少种?线上努力了解一下。
  花钱买线上学习氛围
  昨晚9点刚过,一款名叫costudy的线上自习室app,实时显示有超2万人正在使用。排序在前头的几间“教室”,上座率大多在八成以上。
  每个人的“专注目标”(即自习目的),大家都能看到。点击进入小学初中楼,选择“浙江”楼层,“写作业”成了这几天高频出现的标签;移步至大学楼,“专注目标”写着:开题报告、论文、刑法精讲、专四写作……换到在职楼,则更五花八门,也不再局限于学习:健康管理师、中级会计、考编、做手账、写稿、批改作业……
  在这些“教室”里坐着的每一个虚拟形象,都对应着现实生活中的一个人:选一间“教室”,找到一个空位,设置好专注目标、专注时长、休息时长,以及轻度/深度模式,你就可以放下手机开始学习/做事了。在深度模式下,如果你想要分心玩手机,比如刷个朋友圈,就会立即收到一条提醒:正在专注中,点击回到教室!

  在“教室”里坐着的每一个虚拟形象,都对应着现实生活中的一个人。
  timing和同桌,也是两款线上自习室app,但使用方法有点不同。你可以打开摄像头,对准自己或是电脑、学习资料等,以视频连线的方式,与他人共同在“房间”里学习;其间,还可以选择用文字或连麦的方式进行交流。

  这是眼下比较火的三款app,基本上也代表了线上自习室的两种主要方式:虚拟场景体验、视频连麦,氛围感是它们的最大卖点。这类app大多有每天免费使用的限额,超过后就需要付费购买。比如某app,每日最多体验免费连麦2次,每次最多2分钟;超过部分,6元/3小时,12元/6小时,50元/25小时。
  增长中的学习需求
  事实上,在这类线上自习室app诞生之前,找个云同桌,隔着屏幕一起学习的模式已在流行。
  在b站,“陪伴学习”分类下的主播,在一天长达十几个小时的直播里,只是专心地做着手中习题,复习备考。钉钉、腾讯会议、qq的视频连麦功能,也被许多年轻人利用起来,赋予自习室功能。
  一起流行的,还有一些专注力app,像是较受欢迎的forest和番茄to do(这款也有自习室功能)。前者需要花12元下载,但在app store上已有19万用户打出4.9分。它以“种树”的形式,把专注时间量化为一棵树的生长。如果你专注干一件事,坚持不碰手机,便可收获一棵长成的大树;反之,树苗就会迅速枯萎。
  云自习、云同桌、“种树”的背后,是这样一个显性的事实:随着社会竞争压力的加剧,学习需求正在显著增长。不少年轻人选择在工作之余充电,提升个人能力,考公、考研的人数也在逐年增加。以考研为例,据教育部官网显示,2020年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为341万人,2021年这一数值再创历史新高,达到377万人。
  但同时,很多人习惯了随时掏出手机左划右划,一有“风吹草动”就要拿起来看一眼,“专注”成了一件奢侈的事。
  争议中走红
  线上自习室走红的这一路,也伴随着争议。
  “这类app提供了临场感,很多人不是不爱学习,而是缺乏氛围。如果看到别人在专注,多少会影响到自己。反之,一个人在被别人看着的时候,他的行为也会和独处时不一样。”小傅是杭州某高校的研三学生,毕业在即。几天前,她在豆瓣上发帖寻人:“写论文、看书、学习。
…你会花钱给自己买“学习氛围”吗app赶作业考研_网易订阅(你会给我花钱吗)插图
希望找到自制力强的,一起连麦互相听键盘翻书声,无聊气馁了也可以互相说说话。”
  “solo变团战,找到了一点学生时代的感觉和节奏。”老罗是个2岁半孩子的年轻爸爸,去年年中和妻子商量后决定在职考研。他加入zoom上的一个在线自习室已有1个多月,“在那样一个环境里,可能更能调动人的心态和情绪去备考。”
  从事新媒体运营的90后小伙卓一,则一直不太理解在线找学习氛围这件事:“学习本身就是自己的事,相互监督也不过是一种辅助,将监督或者有人陪伴作为学习的前提条件,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?搞个视频连麦,时不时还要看一眼,不是更容易分心?”
  对于从事幼师工作还不满一年的丹丹来说,从逢人就安利到失望卸载,中间不过经历了一次软件更新。她卸载的原因很简单:该app去年一次升级后,界面变得很复杂,花里胡哨的东西多了,还入驻了一批kol,“打开首页都是短视频,感觉像是在往社交类app转型,专注学习的功能被弱化了。”
  这阵风能吹多久?
  丹丹的案例,其实涉及眼下摆在这类app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: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。
  线上自习室app由于主打学习功能,一开始大多避开了复杂的信息流模式,几乎没有植入广告。用户的活跃度及付费意愿,成为主要收入来源。
  而在前期用学习功能吸引到大量用户后,部分app已经开始往泛社交化方向发展,开发出更多功能,尝试凭借广告变现或者获得资本的青睐。不过,做社交向来是九死一生,工具性和社交性融为一体的新模式,能否杀出一条血路暂不可知。至少,一些只想要学习功能的老用户,可能会觉得过度社交化冲淡了学习氛围,变味了。
  去年底开始,k12赛道上的一些教育大佬也先后推出线上自习室服务。学生接受班主任老师的邀请,打开摄像头,即可进入“自习室”自习。不过,在业内看来,这些培训机构的线上自习室,在很大程度上是增加用户黏性的一种手段,通过新场景构建学习闭环,打造私域流量池。
  此外,网上还有一些担心的声音,与未成年用户有关:孩子们会不会因此更依赖电子产品和网络?在这些app上的消费又是否合法?上个月底,某app上的自习室功能还被举报涉黄。事后,该app已紧急关闭深夜评论功能,收紧评论尺度。
  中国传媒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、教授王四新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表达了自己的看法:线上自习室是具有社交功能和舆论功能的新应用,要肯定它存在的意义,也要对其健康发展给予指导。
  记者 童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